一代霸主齐桓公的胸怀——让想杀自己的人变为成就自己的人

齐桓公的家庭成员(四)

杀了齐襄公自立为国君的公孙无知很快落得同样的下场也被人剁了,史称“齐前废公”。公孙无知一死,齐国没了国君,面临一个让谁即位的问题。齐国有两位出逃在外的公子都盯上了这个空下来的国君之位,一个是公子纠,一个是公子小白,他们都是被杀的齐襄公的弟弟、齐僖公的儿子。当初齐襄公在位时,因为他政令无常,公子小白的师傅鲍叔牙就看出来齐国要大乱,于是奉公子小白逃到了莒国。后来果然应鲍叔牙所言,叛乱发生了,这时候公子纠的师傅管夷吾和召忽也奉公子纠逃到了鲁国。公孙无知一死,公子纠和公子小白的师傅们都赶紧让自己的公子回国即位。当然是公子小白捷足先登,这就是鼎鼎大名的春秋五霸之首“齐桓公”。

有个词叫“管鲍之交”,管仲说,“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鲍子也。”管仲是公子纠的师傅,为了让公子纠即位,他差点一箭射死公子小白。后来小白当了国君,小白的师傅鲍叔牙率齐军兵临城下让鲁国把公子纠杀了。鲁国“杀子纠于生窦”,“生窦”是个地名在现在山东菏泽以北,鲁国按鲍叔牙的要求在这儿杀了公子纠。公子纠有两个师傅,一个是召忽,召忽自杀了,还有一个是管仲,鲍叔牙要求鲁国把这个人交给自己带回齐国处置。但回齐国以后鲍叔牙没有处置管仲,而是把自己的这位生死莫逆之交推荐给了齐桓公。从此齐桓公和管仲这对君臣风云际会,开创了春秋以来最辉煌的霸业,这也是唯有春秋这个时代才会有的霸业。

《论语*宪问》记录了孔子的学生子路对老师提出的问题,“桓公杀公子纠,召忽死之,管仲不死”这是不是不符合“仁”者的行为?孔子回答说,“桓公九合诸侯,不以兵车,管仲之力也,如其仁,如其仁。”齐桓公多次组织诸侯会盟,却不依靠武力,这就是管仲之功,这难道不是仁德的吗?同样的问题,孔子的另一位学生子贡也问过老师:管仲能算个仁德的君子吗?齐桓公杀了公子纠,管仲不但没有跟着公子纠一起去死,反倒去辅佐了杀死公子纠的小白,这难道不是背叛吗?孔子回答他说,“管仲相桓公,霸诸侯,一匡天下,民到于今受其赐。微管仲,吾其被(披)发左衽矣。”管仲辅佐齐桓公称霸诸侯、匡正天下,民众到现在都受其恩惠。如果没有管仲,恐怕现在我们都要“披发左衽”。“披发左衽”是说落后、不开化。孔子认为,管仲可能是不符合匹夫匹妇的小节小信,但匹夫匹妇一辈子守着小节小信就算是自缢于沟渠也没有人知道。

“霸主”是春秋时期称霸的诸侯国国君,这是春秋时期特有的现象。西周灭亡,周室东迁,进入春秋时期,礼崩乐坏,周王的统治难以为继,齐桓公应运而生,联合诸侯抵御夷狄、扶助周室,世称之为“霸”。先有齐桓公,然后才真正有了“霸主”的概念。齐桓公以后又有不少诸侯继之称霸。但真正意义上称得上是“霸主”的,齐桓公还是第一人。世所称之“霸主”各有不同。齐桓公称霸基础是齐国在桓公领导、管仲主理的情况下已经成为一个强盛的大国。齐国始封君是周初的太公吕尚,太公之子吕伋就国。太公吕尚的女儿邑姜是周武王的王后,周成王和唐叔虞的母亲。吕伋是成王死时的顾命大臣。也就是说齐国先世对于周王室有重要的辅助之功,这是齐桓公的家世背景,所以齐国有资格去夹辅周室。纵观齐桓公一生重要的活动,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征战,更多的是与诸侯会盟。

1 2 下一页